週一, 25 十一月 2019 14:58

湘贛省革命戰爭公債壹元加蓋幣之考析

筆者酷愛收藏研究蘇區貨幣實物和金融史料,珍藏有一張湘贛革命根據地發行的面值壹元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湘贛省革命戰爭公債券”。

該券面加蓋有“本息還清轉為國幣通用”的紅色印章,顯示該債券付息後,曾作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湘贛分行壹元銀元券在湘贛蘇區廣泛流通。這枚先作債券,後為鈔票,一券兩用的文物,在蘇區金融實物中屬僅見,其做法在蘇區革命史上堪為獨創。筆者曾撰文《湘贛省短期公債壹園加蓋幣》刊於2001年11 月14 日《中國文物報》第4 版,之後,筆者深感拙文言之未盡,有不少問題需要進一步深入研究,故再次撰文剖析探討。

微信图片 20191125142348

一 形制

該券面為藍色,長125、寬85mm,中間有“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湘贛省革命戰爭公債券”的字樣,右邊為發行冠字編號“省字第43157”號,左邊為“西曆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十五”,圖案以紅旗為背景,兩名戰士手持斧頭、鐮刀和武器,闊步前進。戰士的右、左分別為“壹”“圓”,正中間印有紅色“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湘贛省蘇維埃政府—財政部”圓形印章,下為“財政部長譚餘保”。整個設計構思嚴謹、主題明確,具有強烈的政治色彩和濃郁的時代氣息。尤其是券面上兩名戰士形象,豪情奔放,表現了蘇區軍民對勝利充滿必勝的信念,展示了蘇區人民革命的風采。

背面為紅色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湘贛省發行‘革命戰爭’短期公債條例”:“一、湘贛省蘇維埃政府為發展革命戰爭起見,特募集公債以充裕戰爭經費,特定為‘革命戰爭公債’。二、本項公債定額國幣八萬元。三、本項公債利率定為半年一分。四、公債券分如下三種:⑴伍角、⑵一元、⑶二元。五、本項公債規定還付息,從1933 年7 月1 日起為還本還息時期。六、本項公債完全得以十足作用,完納1933 年的商業稅土地稅等國家租稅。但以繳納1933 年上半年租稅者,則無利息。七、本項公債准許買賣抵押及其他現款的擔保品之用。八、如有人故意破壞信用,破壞價格者以破壞蘇維埃革命戰爭認罪。九、本項公債之售票及還本付息者,由各級政府財政部、紅軍經理處等分別處理。十、本條例自1933年1 月1 日公佈施行。湘贛省蘇維埃執行委員會主席:袁德生,副主席:張啟龍、譚餘保”。

二 發行背景

湘贛革命根據地位於湘東、贛西的廣大地區,由江西的永新、安福、吉安、寧岡、遂川、新餘、分宜、清江、峽江、宜春、萍鄉、蓮花、上猶、崇義、萬安、信豐、大餘和湖南的茶陵、攸縣、酃縣組成,共20 個縣。1931 年6 月,中共湘贛省委成立,積極領導蘇區軍民開展武裝鬥爭和蘇區經濟建設。1932 年底,為了徹底粉碎國民黨的第四次“圍剿”,充裕紅軍軍費,中共湘贛省委和省蘇維埃政府決定發行8 萬元短期公債,公債券面額分伍角、壹元、貳元三種,半年還本付息,利率半年一分。中共湘贛省委在制訂1932 年11 月20 日至1933 年2 月20 日三個月工作計畫時,對發行公債提出明確要求:“党團員帶頭購買省蘇發行的革命戰爭公債票,每個黨員最低要購買一元,並領導廣大勞苦群眾自動購買,以充實紅軍給養,使主力紅軍順利地擔負目前革命戰爭。全省八萬公債分配各縣數目如下:

永新26000 元,蓮花13000 元,茶陵5000 元,安福8000 元,安吉8000 元,萍鄉1000 元,攸縣400 元,分宜中心縣委8000 元,酃縣800 元,寧岡500 元,遂川500 元,河西2000元。” [1] 以上共12 個縣(區)分擔了7.32 萬元。同8 萬元相比,尚有差額6 千餘元,筆者推測差額部分可能是由省直機關和軍區部隊承擔。

蘇區人民群眾以革命事業為重,積極回應黨的號召,節衣縮食,拿出僅有的積蓄和金銀首飾,少的五角,多的五、六十元,踴躍購買公債。“自公債發行後,群眾購買非常熱烈,在永新的各機關均舉行競賽,有許多賣衣服用品來買公債的。一人買三五十元至六十餘元的,特別是永新市工人購買幾元至十幾元的很多,有些挑水打草鞋賣的都有買幾元的。蓮花城市一個貧民買二十元。” [2] 全省僅用兩個月,就將公債全部推銷完成,有力地支持了革命戰爭。

1933 年7 月,公債到期,省蘇維埃政府積極做好兌付工作。許多蘇區群眾放棄本金,放棄利息,主動地將公債券退還給蘇維埃政府。省蘇維埃政府除伍角、貳元券收回銷毀外,壹元券在付息後,加蓋“本息還清轉為國幣通用”印章,作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湘贛分行的銀元券,投放市場,等值流通。這樣既節約了印鈔成本和材料,又節省了印鈔時間,簡化手續,變廢為寶,使得壹元公債券在很短的時間直接轉為銀元券投放市場。

三 發行量分析

從存世的這期戰爭公債券實物來看,有兩個非常明顯的現象:一是面值伍角、貳元的戰爭公債券未加蓋“本息還清轉為國幣通用”的印章,且存世極為罕見。其原因是,當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湘贛分行的銀元券只有五分、壹角、貳角和壹元4 種面值,因此,面值伍角、貳元戰爭公債券沒有加蓋“本息還清轉為國幣通用”的印章作為銀元券第二次使用,而是徹底回收,予以銷毀。二是存世的壹元公債券,均加蓋了“本息還清轉為國幣通用”印章,而未加蓋印章的尚未發現,亦或是筆者孤陋寡聞。

戰爭公債壹元券發行數量無史料記載。筆者曾在近二、三十年的收藏實踐中,前後過手過一些壹元券,並認真收集整理它獨一無二的身份證號碼—發行冠字與編號,試圖破解其數量奧秘。目前,整理一些有代表性的編號如下:編號“0”開頭的,有“省字第01438 號”“省字第01638 號”“省字第04358 號”;編號“1”開頭的,有“省字第13560 號”;編號“2”開頭的,有“省字第27474 號”;編號“3”開頭的,有“省字第33379 號”“省字第39826 號”;編號“4”開頭的,有“省字第40420 號”“省字第43157 號”“省字第44165 號”“省字第49092 號”,等等;未見“5”字以及5 字以上數字開頭的編號。

附:1932 年湘贛革命戰爭公債壹元加蓋券一覽表:

微信图片 20191125142348

其餘編號無需贅述、一一例舉。以此推測, 每組1 萬枚,5 組就是5 萬枚。從冠字及編號推斷公債壹元券,當時發行的數量可能有5 萬枚,即5 萬元公債。而伍角、貳元公債券,只有3 萬元公債,共計發行公債8 萬元。公債壹元券加蓋印章後轉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湘贛分行壹元銀元券的數量,同樣也沒有記載。考慮公債壹元券自然損耗等諸多因素,其數量應少於5 萬枚。至於壹元券回收後,是全部、還是部分加蓋印章再作為銀元券投放市場,均找不到隻言片語作為依據。

微信图片 20191125142348

壹元加蓋券發行數量史料、親歷者回憶錄中同樣沒有記載。或許那個時代就視作絕密的內控資訊,沒有幾人知曉。當時國家銀行湘贛分行行長胡湘也就因為一句:“銀行基金不多,自己做花邊明洋”,便以“暴露了國家機密”罪處死[3],可見當時的保密要求之嚴厲。隨著當時知情人的逝去,加蓋轉為國幣的數量,可能就成為一個永遠解不開的秘密。

筆者發現公債壹元券背面上方,有一組大寫英文加阿拉伯數字組成編號,這又是伍角、貳元公債券背面所沒有的。推測這是公債壹元券加蓋印章的同時,留下的發行冠字編號。其理由有四:其一,紙幣發行均有發行冠字和編號,公債改作國幣通用也不例外,該有的必須有。也就是說每枚公債“改作國幣”時,均要加蓋發行冠字和發行編號;其二,發行冠字編號既是對紙幣的嚴格管理,數量、流向上的控制,也是防偽的重要措施,理所當然;其三,紙幣冠字編號既可在正面,也可在背面。由於壹元公債券正面佈局非常完美和諧,難以加蓋,而背面左、右位置均不夠妥當,正上方是非常理想,故背面正上方加蓋了公債“改作國幣”的發行冠字編號;其四,發行冠字編號以大寫英文+ 阿拉伯數字組成的方式,是湘贛分行紙鈔發行時最為常見的樣式,其風格、作法與湘贛分行紙幣發行冠字編號一致,所以我們有充分理由認為這就是公債“改作國幣”時,銀行加蓋的冠字編號。

微信图片 20191125142348

非常可惜的是,這些參與流通後的加蓋幣,冠字編號位置是在紙幣中間對折處,絕大多數破損嚴重、字跡彌漫不清難以識別。目前收集到較為清晰可認的號碼只有6 組:“省字第04358 號”,背面有“R16421 號”;“省字第13560 號”,背面有“R11333”;“省字第27474 號”,背面有“A04874”;“省字第37553 號”,背面有“D1 □□ 57”;“省字第40420 號”,背面有“R16758”;“省字第43157 號”,背面有“A □□ 247”。由於資料極為有限,無法找出其規律,希望同仁共同努力,期待有朝一日解開加蓋券的發行數量之謎。

注釋:

[1] 江西省檔案館選編:《湘贛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江西人民出版社,1984 年,下冊第258 頁。

[2] 《湘贛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協作小組編:《湘贛革命根據地》,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1991 年,第

491 頁。

[3] 羅開華、羅賢福主編:《湘贛革命根據地貨幣史》,中國金融出版社,1992 年,第223 頁。

(本文刊於《中國錢幣》2017年1期 )

文章轉載自中國錢幣博物館

微信图片 20190827113356

閱讀 271 次數
香港大洋金幣文化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19. Hong Kong Ocean Gold Coins Cultur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請發佈模組在 offcanvas 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