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7 十月 2016 10:00

-藝文- 西胡東漸: 石窟藝術的漫漫旅程

(見稿於:中國金幣網 2016.10.17 劉賢高 系大足石刻研究院副院長)

印度佛教 石窟藝術的起源

    石窟藝術起源於印度,早期的佛教藝術忌諱表現佛陀的形象,而是以法輪、佛足跡、蓮花座等物象徵佛陀的存在。孔雀王朝時期的桑奇大塔、阿育王石柱等遺跡,可視為早期佛教藝術的發端。西元前2世紀,佛教石窟初行於印度,最早的石窟模仿地面木構建築“草廬”的形式,形如圓拱頂的岩穴,供佛教僧侶禪修之用。其後,石窟的形制和功用漸趨完備,用於僧徒禮拜的支提窟和供僧侶起居的毗訶羅窟逐漸流行。到西元7世紀,石窟的營建遍及印度各境。

    印度境內現知的石窟約有1200個,最為知名的有阿旃陀、埃洛拉和埃勒凡塔3個,這3個石窟亦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阿旃陀石窟,位於印度馬哈拉斯特拉邦奧蘭伽巴德東北106公里處的瓦哥拉河谷峭壁上,開鑿於西元前2世紀—西元6世紀,共有洞窟30個。阿旃陀石窟集建築、雕刻、繪畫三者於一體,是印度最大的佛教石窟遺址。

阿旃陀石窟

    埃洛拉石窟,位於印度馬哈拉斯特拉邦奧蘭伽巴德西北約30公里,開鑿於西元4世紀—11世紀,共有34個洞窟。其中佛教石窟12個,印度教石窟17個,耆那教石窟5個。以石窟形制宏偉瑰麗、題材豐富而著稱於世。

    埃勒凡塔石窟,位於距孟買約10公里的海島(象島)上,石窟開鑿於西元4世紀—8世紀,共有5個洞窟。石窟仿印度教建築形式,題材多為印度教神,以及反映印度古代社會生活場景,藝術手法典雅生動。

    石窟藝術隨佛教的傳播也蔓延到周邊地區。從西元前3世紀阿育王派遣傳教士向印度邊境傳播佛教以來,到西元前後,佛教藝術在今巴基斯坦、阿富汗等中亞地區廣為流行。中亞地區最有代表性的石窟就是巴米揚石窟,位於阿富汗中部巴米揚城北興都庫什山支脈代瓦山南麓斷崖上,開鑿於西元3世紀—7世紀,窟區東西全長1300米,編號窟龕751個。巴米揚石窟處在古代印度與中亞、西亞的交通要道上,是東西方文明交流融會之地。

 

爭奇鬥豔 中國石窟藝術的興盛

    約西元1世紀,伴隨大漠深處的駝鈴馬蹄之聲,佛教循絲綢之路綿延東漸。自西元3世紀—13世紀,佛教在東土迅速傳播和蔓延,石窟因之,遍佈于中國大江南北、東壤西陲。

    佛教越過蔥嶺進入東土的第一站即是西域(今新疆),西域地處亞洲腹地,是東西古老文化交流薈萃之地。在漫長的絲路古道上,寺院林立,石窟密集。龜茲是古代西域大國,西元3 世紀,佛教已相當盛行,成為西域佛教傳佈的中心,並創造出輝煌燦爛的佛教文化與壁畫藝術。

    龜茲石窟眾多,以克孜爾石窟為代表。克孜爾石窟位於新疆拜城縣克孜爾鎮東南明屋塔格山懸崖上,開鑿於西元3世紀—9世紀,總計編號洞窟236個。洞窟類型多變,題材豐富,是佛教東傳西域後最早的石窟之一,以濃郁的外域風格著稱於世。

克孜爾石窟

    出新疆繼續往東走即進入河西走廊。自西漢張騫通西域以後,河西走廊即成為絲綢之路上連接中原與西域的重要通道,也是佛教文化東傳的重要紐帶。十六國時期,建國北方的五胡諸國君主,均崇信佛教。如後趙石勒、石虎對佛圖澄的信服,前秦苻堅對道安的推崇,後秦姚興對鳩摩羅什的禮敬,北涼沮渠蒙遜對曇摩讖的敬重等,使佛教勢力迅速在北方擴展開來。

    河西地區佛教亦日益興盛,建寺鑿窟,雕鑄佛像蔚然成風。自十六國始,敦煌有莫高窟的營建,天水有麥積山的開鑿。

    敦煌位於河西走廊最西端,是南北兩道絲路的會合點。據武周聖曆元年(698年)《李懷讓重修莫高窟佛龕碑》記載,前秦建元二年(366年),沙門樂行經此地,見鳴沙山上金光萬丈,狀有千佛,便在莫高窟開鑿了第一個洞窟,此為莫高窟開鑿的肇端。此後,歷經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和元代,跨時1000餘年,莫高窟成為民族文化及中西文化交融的藝術寶庫。

敦煌莫高窟

    麥積山石窟位於甘肅省天水市東南約35 公里,孤峰獨起,宛如“農家麥積之狀”,因而得名。洞窟開鑿于後秦,歷經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元、明、清,歷代不斷有開鑿和修繕。麥積山北魏晚期造像,體態修長,衣紋流暢,造型秀麗瀟灑,洋溢著南方士族的文人氣息。計有泥塑、石雕7200餘尊,壁畫1300平方米,被譽為“東方雕塑陳列館”。

麥積山石窟

    佛教文化入關隴東進,進入到廣闊的中原北方地區。中原地區佛教隆盛始於北魏,北魏諸帝,除罷廢佛教的太武帝外,都篤信佛教。北魏皇帝不僅禮遇高僧,也積極參與營寺造像等佛教藝術活動。道武帝遷都平城(今天的大同),遍造佛塔、講堂、禪堂以惠沙門。文成帝宣稱皇帝即如來,為太祖以下五帝鑄造釋迦立像五身。獻文帝在平城建造永寧寺,立300尺(100米)高七級佛塔。孝文帝在平城建立建明、思遠和報德三寺。宣武帝在恒農荊山造丈六瑉玉像一尊。在北魏皇室熾烈的宗教熱忱影響下,貴族豪門舍宅為寺也蔚然成風。上行下效,民間百姓建寺造像,廣做功德者更不計其數。北魏禪法盛行,朝野奉佛又首在建功德,求福田,而石窟是修行者參禪觀想的所在,又是佛教信徒頂禮膜拜的殿堂,故而北魏石窟寺的營造十分普遍。西起甘肅,東到河南,北至遼寧,都可發現北魏佛教石窟的遺跡。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山西大同的雲岡石窟和河南洛陽的龍門石窟

    雲岡石窟位於山西省大同市西郊17公里的武周山南麓,鑿于北魏文成帝至孝明帝時期。石窟依山開鑿,東西綿延1公里,存有主要洞窟45個,大小窟龕252個,石雕造像51000餘尊,為中國規模最大的古代石窟群之一。雲岡最為知名的是曇曜五窟,為高僧曇曜主持開鑿,佛像高大壯碩,造型奇偉。雲岡石窟雕像逐步開啟了印度佛教藝術及中亞佛教藝術中國化、民族化的進程。

雲岡石窟

    龍門石窟位於河南省洛陽市南郊伊河兩岸的龍門山與香山上。兩山對峙, 水穿流而過,山形如闕,古稱伊闕,隋煬帝時稱為龍門。太和末年,開始開鑿窟龕,歷經東魏、西魏、北齊、隋、唐、五代和宋,連續大規模營造達400餘年,沿水兩岸綿長1公里。今存窟龕2345個,造像10萬餘尊,碑刻題記2800餘品。龍門石窟繼雲岡石窟之後,進一步推進了佛教石窟藝術中國化、民族化的進程,是研究我國佛教藝術與佛教史的重要寶庫。

龍門石窟

 

曠世之作 中國石窟藝術的輝煌

    從西元3世紀—8世紀中葉,石窟藝術從西域走到中原,歷經了北魏燦爛、隋唐輝煌之後,至“安史之亂”終在戰火紛擾的變亂中徐徐落幕,中國北方石窟藝術慢慢褪去了歷史的光暈。

    而在西南巴蜀大地,佛教越過蜀道天險的阻隔,開闢了一個石窟藝術的“天府之國”。

    從秦嶺、大巴山南麓的廣元、巴中石窟,到川西的浦江、夾江、樂山、綿陽、梓潼石窟,到川中的內江、資中、安嶽石窟,再到重慶的大足、潼南、合川、江津石窟,在巴山蜀水間,星羅棋佈,迎來了中國南方石窟唐宋中興的新時代。或是大唐的矯健雄蕩之風,或是五代十國的低吟淺誦之聲,又或是宋代的清新文婉之態,大足石刻和其周邊的群星石窟,共同演繹了佛、道、儒三教文化和合共鳴的千古樂章。

    大足石刻是以摩崖造像為基本形式的石窟藝術,分佈于重慶市大足區境內共計75處,造像5萬餘尊,以北山、寶頂山、南山、石門山、石篆山石窟為主體,構築了中國南方最為宏偉壯觀的摩崖石刻造像群。

大足石刻

    大足石刻始于初唐,歷經晚唐五代,鼎盛于兩宋,餘緒延及明清。自西元9世紀—13世紀,續寫了400餘年石窟藝術的新篇章,它是中國晚期石窟藝術的代表,也是世界石窟藝術史上的最後一座豐碑。大足石刻是世界石窟藝術漫長旅程的一次華麗轉身,它吸收前期石窟藝術的精華,突破了宗教藝術的舊程式。以吐納儒、釋、道三教思想為內涵,實現了外來佛教文化與中國傳統文化的歷史性融合,成為最具中國風格的石窟藝術典範。

    石窟藝術,鐫刻了東方文化的奇異特質,譜寫了東西文化交融的浪漫神曲。把全世界著名的石窟連綴起來,將是一次稀有的文化饕餮之旅。從阿旃陀到大足,連接了南亞和東亞兩大古代文明的石窟藝術端點。這條線路,連綴著一個又一個燦爛的石窟藝術明珠。從西元前2世紀—西元13世紀,1500年的光陰,講述著一個又一個動人的歷史傳奇。(完)

相關連結:2016世界遺產系列-大足石刻 金銀紀念幣

閱讀 807 次數
香港大洋金幣文化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19. Hong Kong Ocean Gold Coins Cultur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請發佈模組在 offcanvas 位置